放音樂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曾經,不需要假設抹滅

2017/05/14

什麼樣的他永遠不會變心?看遍了花心、劈腿那些千篇一律的情節,多數人可能都同意,即便是海枯石爛的承諾,也可能遇到覆地翻天的海嘯,讓承諾,不過是風中一句。

但在我心中,有一個永遠不會變心的他;在我們互相認定的那一刻,就確定了。

上大一的那一年,正是小七開始賣咖啡的年代。那是個單品咖啡還不流行,以奶為基調的拿鐵、摩卡的歲月。他,卻意外地跟我一樣,只喜歡黑咖啡。

夏天,山上的風是微涼的;冬天,是刺進骨子裡的冷。開學沒多久,草山就進入初冬,那時,我總愛用一杯小七黑咖啡,趕走第一堂課的昏昏欲睡。

已經不是只喜歡跟女生坐在小圈圈裡的高中女生,也沒有刻意要學沈佳宜,但不用再穿制服後,我就是喜歡白襯衫搭牛仔褲,就是很普通的校園女生。

圖/Stocksnap

圖/Stocksnap


1/7

黑咖啡的集點歲月

開學沒多久,我們都注意到對方只喝黑咖啡。

幾次,集點的活動,我們開始會互通有無,一起集點。

漸漸地,每天的一堂必修課,我從外系匆匆跑到教室,小藍(他喜歡藍色的衣服,我就這樣叫他了)已經買好兩杯咖啡,在靠窗的地方佔了兩個位置。

幾次,我要把咖啡錢給他,他總是笑笑的不伸手。好在,小藍起得晚,我總可以在有第一堂課的早晨,買杯咖啡還他。

有時候,一群女同學一起早到,會一起去買咖啡。每次,我多買一杯黑咖啡,就會有個好事的問我:「這麼快就死會囉?」我也總是沒意外的白眼回去。


2/7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 你又會在哪裡?
如果我們從不曾相識 人間又如何運行?

第一個寒假,很快就到了。

我們都住在台北,幾個沒打算馬上回家的同學邀約夜遊,一個傍晚,我們各自騎著摩托車到校門口準備載人。

沒有抽鑰匙的爛梗,人齊了後,比較熟的各自找車坐,只有幾個半生不熟的同學是男女混搭。

那一天,真夠冷的。我們決定從陽金公路轉百拉卡101縣道再去淡水。冬天山上的冷是厚重的,儘管穿了雨衣擋風,穿著球鞋的腳就像泡在冰水裡一樣。

剛買車沒多久,又是有點濕冷的山路,還載了個路痴同學,我的速度當然快不起來。一開始,大夥在可以看夜景的幾個點還停下來說說笑笑,很快的就只剩下風聲。

原本專心跟著同學車的我,漸漸落到很後面。但隱隱覺得後面還有一台車,到了淡江外面的小七,才發現是小藍刻意押陣,心裡突然有一股暖意。

車還沒停妥,小藍已走過來說,「休息一下,我去買咖啡」。接近凌晨,送同學回校,住在萬華的小藍陪我騎回內湖家才回去。

我想,他應該有喜歡我吧?

圖/wikimedia

圖/wikimedia


3/7

那一天,他來內湖接我...

夏天,我們的黑咖啡從熱的變成冰的。幾次的出遊,還是一樣各騎一台車。直到,一個颱風來了以後...

那是,一個接近期中考的日子。台北市長還撐著不打算宣布停班停課,小藍私訊我,「明天風雨大,我去接你上課?」遲疑了一下,我回了個笑臉,小藍說:「明天早上見。」

那,大概是小藍少有早起的上課日吧,七點四十,風正大,雨倒是還好,小藍已經在巷口出現。匆匆穿上雨衣、拿著安全帽,我跳上了他的摩托車。

一路上,愈靠近學校,風雨愈大。小藍特別把車騎到系辦門口,讓我少淋點雨,自己再把車停到隔壁大樓的停車區去。

「你小心點!」我對著他喊了一聲,小藍回頭對我笑著點頭。

喝遍小七咖啡的歲月

沒有表白,但我們愈坐愈近。之後的出遊,小藍也不讓我騎車了,總是來接送我一起。

那段日子,或是我們,或是一群人,騎去北海岸看海、從到北橫到北海岸的雙北一夜遊、政大的山上、學校的城區部...,只要是上課的日子,我的機車幾乎就是在家待著。

大三的那年聖誕夜,我們相約跟著陽明團契去報佳音。結束後,小藍沒有直接載我回家,「去夜遊吧?」他說;「好呀」,我回。

到了小油坑的步道,路面有點滑,小藍伸出手來,我沒有作態的讓他牽著。走到硫磺蒸汽直冒的硫磺口,腳步有點不穩,小藍手一緊把我拉向他,就這樣,我們第一次擁抱。


4/7

手邊的那杯黑咖啡

是擦身相遇 或擦肩而去 命運猶如險棋
無數時間線 無盡可能性 終於交織向你

漸漸地,我依賴手邊隨時有杯小藍黑咖啡。功課不是頂好的小藍,外文卻是很不錯,時常講著他畢業後要去國外遊學的計畫,我則計劃要繼續念研究所。

小藍不像一班男生喜歡運動或是打遊戲,比較像是白臉書生。有時,我會看到他好像在吃藥,問他,總是說「補充維他命」。

畢業前,我們約好要一起拍畢業照。但那天,他傳了簡訊給我,「要去遊學面談,今天沒法上山了」。奇怪耶,不會早講嗎?

心裡有點氣,暫時不想理他了。沒想到,一直到畢業,沒有再看到小藍,有次他傳簡訊說「我先出國了,再見!」。

什麼嘛?心裡很不舒服,要出國不讓我去送機嗎?畢業半年後,幾次打電話、傳簡訊,都石沈大海。一直到研究所報到那天,手機響了,是小藍。第一通,我沒接,心想,你終於捨得囉?

第二通,接起來是個有點年長的聲音。「吳同學,你好,我是小藍的父親...」,我,再也見不到小藍了。

小藍跟我的回憶,就這樣停在我們的25歲。

圖/Stocksnap

圖/Stocksnap


5/7

那一天 那一刻 那個場景 你出現在我生命
未知的 未來裡 未定機率 然而此刻擁有你

小藍,是我永遠不會變心的「他」,他爸說,小藍很高興自己可以念完大學,但當時擔心影響我考研究所,叮嚀等我確定去報到再告訴我。

大三下學期,每次,我們把車停在各地的小七,小藍總要我跟他一起聽〈如果我們不曾相遇〉。看著靈堂上放著的五月天MV,淚水怎麼也止不住。

如果...,是愛情走後,最常用到的字眼,無盡的假設,永遠不會有的答案。如果,我跟小藍不曾相遇,會有另一個人跟我分享黑咖啡嗎?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我會是在哪裡?但,我們已經相遇了。小藍,欠我一句「我們在一起吧!」

念研究所的日子,工作的一年半來,我不再跟人一起喝黑咖啡,我總覺得,小藍會拿著黑咖啡來跟我一起。

每每經過小七,小藍的身影總是會浮現。是的,我忘不了他,手機裡把〈如果我們不曾相遇〉放在最愛歌曲。

我,是不想失去另一個小藍,或已經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抑或,小藍就像五月天MV裏的那人,會一直活在我的未來生活?永遠跟我在一起?


失戀花園的心理師想跟你說⋯⋯

來不及或沒機會說出口的愛,往往一個轉身,只留下遺憾。

轉身的瞬間或許是悄然離去,或許是撕天崩地的錐心刺骨,只是痛完之後的復健卻長路迢迢,究竟這樣的傷有沒有癒合的那一天呢?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未竟事宜的糾纏

愛情中總會出現這樣的句子,尤其在愛情走向尾聲的時候,希望沒有遇見彼此代表著希望這段關係不曾發生,抑或是感嘆於這樣的關係剩下許多可惜的地方。

這些可惜,我們可以視為關係中的「未竟事宜」,「未竟事宜」代表著我們生命中所害怕碰觸的那些不願面對的部分。

這些害怕可能用逃避的方式面對,只是逃開的當下以為沒事了,卻可能在午夜夢迴時湧上心頭,總覺得留下好多可惜,總覺得「如果,當時再多做些什麼...」或「如果,當時我沒選擇了另一個人、另一種方式....」

這些「未竟事宜」可能會造就緊張、後悔等不愉快的情緒,很多時候這樣的未竟事宜會跟著我們一輩子而無法解決。

浮出意識的部分會是常常懊悔著當初,或是不斷重複叨念著當時的情況,壓抑進潛意識的則是會變化成惡夢、情緒困擾甚至是身體上的不舒服,那是因為這個心結沒有被打開的關係,梗在心中的難受。

圖/Stocksnap

圖/Stocksnap


6/7

未完又無法哀悼的悲傷,沒被認可的關係

故事中黑咖啡的集點,代表著情感的堆疊,他們雖然沒有正式與彼此告白,可是愛情卻早已住進女主角的心中。只是這樣的愛伴隨而來的,是一種難以言語的感受。

那是種多年後想起時在心頭酸酸的、悶悶地卻又不容易形容的一種痛,曾經的甜蜜互動回憶時卻沾上了苦澀的滋味。由於男主角小藍的已然離世而再也沒機會擁有一個開始,女主角也無法具體向人訴說著這段關係。

畢竟兩人沒有「正式」交往過,彷彿要透過小藍的宣告:我們在一起吧!這樣的感情才算是名正言順?沒有所謂的關係確認,女主角陷入一種無法哀悼的悲傷。

華人文化中的悲傷,是透過哀悼儀式讓悲傷流露,面對這一段沒有正式開始的關係,女主角在哀悼儀式中很不容易找到自己的位置,女朋友?大學同學?彷彿找不到適合的位置可以容納女主角的悲傷。

於是,想像小藍有一天會拿著黑咖啡來到女主角的身邊,藉由想像小藍還在人世成了可以安慰自己的一種方式。

把〈如果我們不曾相遇〉放在手機中最愛歌曲的位置,讓小藍放在自己心中的那個特定的位置,透過時時刻刻地反覆聆聽,試圖抓住一些片刻讓自己產生一切都沒有改變的錯覺,想像小藍活在未來的生活、永遠的跟自己在一起,成了一種飲鳩止渴的痛楚。

這樣的失落若是沒有覺知或是被看見,很容易讓自己陷入無法走出的陰霾。


7/7

死亡,不代表關係的結束

再多再多的假設與回憶,都無助於讓痛苦遠離。

唯有重新檢視相遇的意義,透過回到過去的那些片刻,開始一場重新的認知與建構,讓女主角從失落與悲傷中暫停,了解這段關係的想像,重建對這段關係裡新的看見,我們才能對這段關係帶來新的意義。

定義了關係,讓悲傷有一個合法的位置,悲傷才能被看見,療癒才能開展,重建了彼此相遇的意義。

某一天 某一刻 某次呼吸 我們終將再分離
而我的 自傳裡 曾經有你 沒有遺憾的詩句

生命中充滿著各種的可能性,唯有真真實實的面對這一切的發生,好好的感受情緒中所有感受,這樣的關係才會沒有遺憾,透過讓故事得以重新看見,進而帶來這段經驗新的意義。

補上小藍來不及告別的那個缺口,讓自傳中的小藍有個好好的告別,我們才能真正的沒有遺憾。

●再見以後的再見該怎麼說?失戀花園和你聊聊你的未竟事宜

故事撰文/黃昭勇
故事分析/詹宗儀(諮商心理師)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