常玉以裸女畫著稱,線條簡單、有力。圖/報系資料照



藝文

常玉留台畫作價值50億 卻差點爛在教育部倉庫

2016/12/10

著名畫家常玉的畫作曾拍出台幣4.7億的高價,在台畫作身世卻很坎坷,曾淪陷教育部倉庫多年,後來才移交國立歷史博物館。今年是常玉逝世50周年,史博館全面修復市價約50億元的49件常玉油畫,即日起在史博館展出。

常玉生於四川,是民國初年首批遠赴法深造的藝術家,早年與徐悲鴻等名畫家過從甚密。

他從未進入正式美術學校學畫,卻以中國水墨寫意流暢的書法線條,融合西方野獸派的簡潔強烈特色,獨創辨識度高的繪畫風格,常被稱為「東方馬諦斯」、「中國的蒙迪里安尼」,畫作近年在拍賣市場甚受歡迎。

常玉畫作修復過程圖。圖/史博館提供

常玉畫作修復過程圖。圖/史博館提供


1/3

常玉曾策畫來台 行前卻死於瓦斯中毒

1966年,長年旅法的常玉計畫來台展覽,自選畫作從法國寄來當時教育部,不幸人還沒啟程,就因瓦斯中毒客死巴黎。這批失了主的畫作就此存放教育部,分別於1968、1986年移撥史博館。史博館館長張譽騰感嘆,當時部分畫作據說還被水浸過,雖有修復,但限於經費,並不完全徹底。

去年博物館法通過,條文中規定「博物館應修復重要典藏,並得申請事業主管機關補助」;再加上常玉辭世達50年,著作財產權成為公共財,畫作圖像將可供公眾自行拍攝、製作文創商品,史博館向文化部申請500萬元修復經費,終讓名畫擺脫時光摧殘,得以回春。

49件畫作滯台50年 去年才得以修復

史博館館藏常玉畫作中,《四裸女》、《菊》已列重要古物,這次都經精心修復。《菊》右側微有釘痕,經修復後已不見痕跡;不少花卉靜物畫作的背景原以淺色調油彩渲染,但早期被誤判為凡尼斯層(保護畫作所上的油劑)泛黃而被過度清洗,造成背景色調灰白,如今都模擬補色,還原色調。

其他畫作如畫板纖維板變形、繪畫層因受潮嚴重剝落卻遭重新加筆等問題,也分別以重新嫁接背後木條、模擬補筆或全色潤飾等方式,試圖回復常玉畫作原有風格與美學。

常玉畫作《兩裸女》,經紅外線檢測會發現畫作下方人物左腳處還有一隻腳隱藏在下,佐證作品潛藏另一層繪畫層。圖/史博館提供

常玉畫作《兩裸女》,經紅外線檢測會發現畫作下方人物左腳處還有一隻腳隱藏在下,佐證作品潛藏另一層繪畫層。圖/史博館提供


2/3

留台畫作總值逾50億元

史博館推估,以常玉畫作拍賣價值來算,館藏常玉畫作價格約50億。張譽騰表示,文資法雖有文物分級等制度,但無保護經費等配套,使得眾多博物館珍貴館藏徒有美名,卻欠維修;不少單位更不敢提報文物,以免更缺相應的經費。明年1月就要退休的他,期待文化部能更正視此問題。

常玉畫作修復展即日起舉行,張譽騰表示,明年3月到6月史博館與民間單位合辦常玉大展。史博館四樓也已改為常玉咖啡館。

兩裸女在X射線下 出現另一條腿

史博館修復館藏常玉畫作,都先以科學方式檢測分析,包括紫外線拍攝、紅外線反射攝影、X射線螢光分析儀(XRF)檢測等。不少畫作經這三大「科學偵探」一查,都顯出底下秘密,如《兩裸女》畫中原來還有另一條腿。

史博館指出,三大科學偵探各具功能,紫外線拍攝可偵測重複補筆,或修復補色的歷史痕跡;紅外線反射攝影可藉由繪畫材料對紅外線吸收程度的不同所呈現的影像,觀察畫材分布狀況;XRF則可檢測繪畫顏料層,分析元素組成。

常玉畫作《菊》已列重要古物,原右側有釘痕,現場有修復圖示說明,富教育意義。圖/史博館提供

常玉畫作《菊》已列重要古物,原右側有釘痕,現場有修復圖示說明,富教育意義。圖/史博館提供


3/3

《鳥與蛇》還藏另條蛇

在科學偵探合作下,畫作身世無所遁形。常玉重要畫作《菊》經紫外線、紅外線檢測,確認都未曾重複加筆,最是原貌;《兩裸女》經紅外線檢測,發現畫作下方人物左腿處還有一隻腳隱藏在下,可佐證常玉曾修改該畫或另作他畫;《鳥與蛇》經紫、紅外線檢測,可發現曾重複補筆,蛇的右下方還有另隻蛇隱藏在下,可見常玉也曾重複加筆。

畫作曾遭他人不當修復,科學偵探也讓這些一一現形。《望月》畫中,紫外線就揪出過去修復時補色較深的痕跡,如今已恢復原色調。

聯合報/何定照 報導
聯合報/吳佩玲、葉名軒、何偉靖 製作
主圖/報系資料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