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菜價飆漲引發民怨。記者屠惠剛/攝影



生活

菜價貴死人 原來是「菜蟲」玩這兩種手法

2016/10/22

中秋節前後,颱風莫蘭蒂、馬勒卡、梅姬接力來襲,但颱風都遠離好幾星期,全台蔬果價格卻依然高漲不下,民怨沸騰,行政院長林全也忍不住說重話,檢警調查單位和消保官也開始到各地查菜蟲、到賣場查物價。

菜蟲到底是如何瞞天過海,讓政府抓不到呢?熟知內情人士透露,菜蟲操縱市場價格大致有兩種手法。除了靠賣家和買家聯手外,還要勾結批發市場拍賣員,拍賣員若沒有批發市場高層當靠山,也無法隻手遮天。

菜價飆漲引發民怨,行政院消保官、公平會等官員昨前往各大賣場聯合稽查。記者屠惠剛/攝影

菜價飆漲引發民怨,行政院消保官、公平會等官員昨前往各大賣場聯合稽查。記者屠惠剛/攝影


1/4

菜蟲產地包契作 農民變打工仔

最常見的手法就是,菜蟲到產地包貨,用一甲地或一分地統包,類似契作,但菜蟲給的是工錢,不是實際的菜價利潤,農民成了打工仔,分享不到應有的利潤。

菜蟲拿到貨後,會等農政單位也就是農糧署,在颱風前的特定季節進行安全存量的收購;如這次招標要收四千公噸的高麗菜,菜蟲就會去投標,標下來後,農糧署低價購入,將菜存放到指定的民間倉儲業者。此時,菜蟲賺了第一手。

當天災或產量不足時,農糧署為了平抑菜價,會釋出庫存蔬菜,由菜販標下來,此時高價賣給菜蟲,然後載到批發市場去販售,菜蟲又賺了一手。

不過,菜蟲不會一次都把菜倒出來賣,會逐次分批載去賣,再由菜蟲指定的人去買,買完後,拿著買賣的水單去找農政單位請款。但另一手卻是把菜載回到倉庫囤積下來。菜蟲在這時候賺到第三手。

近期已無颱風,全台蔬果價格卻依然高漲不下。記者屠惠剛/攝影

近期已無颱風,全台蔬果價格卻依然高漲不下。記者屠惠剛/攝影


2/4

菜蟲握大宗菜源 只能跟他買

另一種方法則是,菜蟲在產地找好賣家,賣家把菜送到批發市場賣出,有完成交易的傳票,但貨卻沒有拖走。拍賣時間截止後,菜蟲自己打開拍賣機,找拍賣員重新拍一次,價格隨菜蟲自己訂,此類的菜蟲,手中往往握有大宗的量,屬於壟斷性占有,因此一般的買家非得跟菜蟲買,否則沒貨可買。類似這種二次交易,屬於違法事項。

上述兩種手法,也就是為何菜農種出來的菜,明明很便宜,到市場卻貴了許多。

拍賣表面合法 不知內情很難查

知情人士表示,菜蟲不可能獨立完成整個買賣流程,必須勾結市場的拍賣員,拍賣員必須是特定人士,背後靠山若非批發市場高層,根本無法隻手遮天。然而整個拍賣過程,表面上合法,該有的交易明細都有,但都不是真正的結果,若不了解內情不容易查出來。

菜價太貴,許多消費者乾脆買自助餐。記者謝梅芬/攝影

菜價太貴,許多消費者乾脆買自助餐。記者謝梅芬/攝影


3/4

菜價貴 民眾改吃自助餐

「無法理解菜價為何持續幾個月都這麼貴?」持續貴翻天的菜價,讓主婦滿肚子怨氣。高雄有主婦乾脆全家改吃自助餐,台北林姓婦人乾脆改買有機商店的無毒蔬菜,平時嫌貴,現在反而划算。

國內蔬果價格高漲不下,民怨沸騰,竊賊也伺機在夜間行竊,農民苦不堪言。花蓮吉安警分局昨天起就展開「護農專案」,加強蔬果農作防竊。

台北市民生社區、以販售紅燒獅子頭聞名的「餅王」餐飲指出,這幾天大白菜從每斤30元漲到80元,實在離譜,因獅子頭需大白菜燉煮,成本太貴不敢買,也使得這兩天許多想吃獅子頭的客人撲空。他們不解菜價為何這麼貴?希望政府徹查。

台北市蔡姓主婦表示,菜價從中秋後居高不下,蔥價上周每斤230元,讓原本接親友訂單賣烘焙的她,都只能先停售蔥花麵包。連她常去採購的蔬菜攤,也因成本太高,乾脆休息。

因豪雨菜價上漲,花蓮吉安警分局成立「護農專案」,協助農民巡邏田地。圖/吉安警分局提供

因豪雨菜價上漲,花蓮吉安警分局成立「護農專案」,協助農民巡邏田地。圖/吉安警分局提供


4/4

北市議會齊轟 批農產公司失職

北市議員昨天在議場不分黨派,砲轟北市市場處及台北農產運銷公司未因應市場需求,釋出足夠的蔬菜。

市議員許淑華批評,檢視市場處抑制菜價飆漲流程後發現,北市府只要得知菜價平均每公斤超過36元,就要向中央農糧署取得儲備平價冷凍蔬菜;但平價冷凍蔬菜卻沒有運往最需要的傳統市場,而是獨厚特定超商全聯及愛買、大潤發等最賺錢的大型超市。

市議員秦慧珠也批,台北農產公司1天只釋出11噸平價蔬菜,對比台北市1天供應量需1600噸,數量少得可憐,還只在全聯等1百多家超市釋出,有圖利之嫌。

市場處長許玄謀說,中央到地方的平價蔬菜釋出管道為全聯、惠康、大潤發等八大通路;但去年菜價開始波動,加上極端氣候及颱風,才導致產地無法供應。

產發局長林崇傑說,可以再檢討釋出通路,納入傳統市場,市府也會要求台北農產公司加強進口;若數量不足,會檢討農產公司的因應措施。

聯合報/林敬殷、謝梅芬、莊琇閔、張宏業、王思慧 報導
聯合報/段鴻裕、羅曉荷、王又立、杜玉佩 製作
主圖/屠惠剛 攝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