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淑儀(右)欲收養伴侶周書綺的龍鳳胎,最高法院認為兩人同屬女性、無婚姻登記而駁回。圖/報系資料照



社會

女同志生養兒女想成家 民法成路障

2016/10/01

台灣大學機械系甄試申論題引用聖經,提到「家庭是由一男一女、一夫一妻組成…」,教育部8月以違反性別教育法裁罰3萬元。

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7月報導,指台灣的輿論民情和政治氛圍對同性戀關係的接受度漸漸提高,台灣可能成為亞洲第一個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但律師林瓊嘉投書稱多元成家未立法通過,教育部的裁罰像是文字獄。同志婚姻及子女親權的爭議越來越多。

同志伴侶生活16年 共同扶養小孩 爭不到法律身分

2014年8月13日,王淑儀與同志伴侶周書綺赴士林地方法院,提出認可收養聲請。王女表示和周女交往超過16年,2010年周書綺到加拿大人工受精,產下一對龍鳳胎,她和周女是事實上夫妻,想收養這對子女。

士院認為兩人在民法上並非夫妻,且子女幼小沒有思考、選擇能力,台灣社會對多元成家仍無共識,認可收養恐將小孩置於議題導火線上,裁定駁回。王女抗告無效,最高法院最近裁定出爐,結果仍令她們失望。

同性伴侶嚮往生兒育女

周、王兩女相戀逾16年,礙於法令無法成家,但她們嚮往生兒育女的家庭生活。6年前,周書綺到加拿大進行人工受精方式,後來產下一雙子女,這「家」四口如一般家庭,由媽媽和「啊鼻(王女)」帶去上課,也參加許多聚會。

王淑儀認為和周女是「事實上夫妻」,想以繼親收養的規定收養小孩;去年2月士林地院以「不符合被收養人之最佳利益」駁回聲請。相愛的兩女不服抗告,她們認為不是只有異性伴侶才叫夫妻,同性伴侶不應被排斥。

王女不滿地說,一審時法院以「認可收養恐造成子女置於議題導火線上」為由駁回,卻沒斟酌兒童福利聯盟出具的家庭評估報告,法院沒盡維護實質平等的責任。

沒有親權的同志伴侶好難?

無法行使醫療代理權。

伴侶無法幫小孩開戶。

實際撫養小孩卻無法抵稅。

沒有配偶身分,無法申請優惠貸款,間接成家庭額外支出。

過世後遺產可能無法留給伴侶小孩。

資料來源/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

現行民法規定難突破

我國民法單獨收養規定要件是「夫妻之一方收養他方之子女」。二審裁定仍未能讓王女如願,重點仍「卡」在她們都是女的,沒獲得法律上的婚姻認可。若認可王女收養,龍鳳胎必須終止與生母的權利、義務關係,但現實狀況是小孩受到生母良好的照顧,法官認為「換人收養」不會是小孩的最佳利益。

王女殷切想收養伴侶的小孩,無意讓小孩切斷與周女的關係,只盼共同成家。法官說,除非修法,依目前的法律規定不可行,也不可能從收養小孩來反推同志間有婚姻關係。

王淑儀不放棄,再向最高法院提抗告,聲請認可收養。最高法院直接指出,民法1047條所稱「夫妻」,是指「一男一女」雙方當事人有發生夫妻關係的實質意思,並滿足民法親屬編結婚形式及實質要件者。

王淑儀與周書綺同屬女性,沒有結婚登記,不符民法「夫妻」要件。

妾比同志伴侶有正當性?

最高法院在解釋「事實婚」概念時,還引用民間常見的「妾」,指「類似夫妻之結合關係」、「事實上夫妻」、「無配偶之人相互間主觀上具有如婚姻之共同生活意思,客觀上亦共同生活事實之異性伴侶,有長期共同家計之事實者」,都算「一男一女」的結合。

法官指出,就算採較開放的見解,承認同性伴侶間有共同生活意思、長久共同家計生活的事實,仍不具民法婚姻形式要件,就算王與周女是「事實上夫妻」,因兩人都是女性,仍不符合「繼親收養」規定。。

王淑儀認為無法收養伴侶小孩,違反憲法平等原則。但最高法院則解釋憲法上的平等原則,立法機關有具體化的優先權,依其具體化結果所制定的法律,原則上就應推認為合憲。

女同志收養小孩 只因她不是男的遭拒

「即使同志伴侶努力成為『夠格』家庭的一切條件,只因她不是男的就不能收養,這樣的法律是正義的、合理的嗎?」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理事曾嬿融提出質疑。

長期為同志人權奔走的曾嬿融表示,同志共同計畫生育的案例越來越多,有人選擇到加拿大、有人選擇到泰國生產,這些伴侶與小孩間的關係和一般家庭沒有兩樣,「差異」是外界的想像,透過訴訟讓國人看見了法律的荒謬。

台北市2003年起舉辦同志遊行,年年擴大規模。記者王宏舜/攝影

台北市2003年起舉辦同志遊行,年年擴大規模。記者王宏舜/攝影


1/2

同志拆解生殖過程 力求收養過關

「即使同志伴侶努力成為『夠格』家庭的一切條件,只因她不是男的就不能收養,這樣的法律是正義的、合理的嗎?」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理事曾嬿融提出質疑。

長期為同志人權奔走的曾嬿融表示,同志共同計畫生育的案例越來越多,有人選擇到加拿大、有人選擇到泰國生產,這些伴侶與小孩間的關係和一般家庭沒有兩樣,「差異」是外界的想像,透過訴訟讓國人看見了法律的荒謬。

同志拆解生殖過程 力求收養過關

曾嬿融訪談過另一對女同志「小慕」與「小恩」(化名),她們計畫生育,為了讓子女能與雙方都有「鏈結」,將生殖過程拆解成兩部分:小慕提供卵子與精子銀行的精子結合、再由小恩的子宮懷孕,即「A卵B生」。兩人期望透過生理的聯結,共同建構出社會上的「生母」。

她們同樣生下一對龍鳳胎。依民法規定,龍鳳胎是從小恩而出,小恩順理成章成為子女身分證上的母親;但從血緣上來看,小慕才是自然血親。

這種狀況只是同志家庭的形態之一,有些小孩來自伴侶的異性婚姻,有些同志出錢出力養育另一半的小孩;但也有同志計畫生育生下孩子,另一半卻因分手「一走了之」。

曾嬿融指出,若法律沒有給予同志婚姻保障,很多問題將衍生而出,例如小孩長大後有沒有扶養媽媽(或爸爸)「另一半」的義務、計畫生子卻棄之不顧者該不該付贍養費。

同志家庭組共學團

為了避免小孩在成長過程中「誤解」自己的家庭和別人不一樣,一些同志家庭組成共學團體,透過定期的聚會和小孩遊戲、講故事,讓他們了解自己並非與眾不同。

曾嬿融說,保守人士稱同志家庭缺少「異性楷模」將讓小孩性別錯亂、產生認同障礙,她批評無稽,同志的原生家庭自然有其他長輩、異性,生活並不是「真空的」。

收養小孩 要先想哪些問題

律師房佑璟提醒,依現行民法精神,養子女和婚生子女在法律上的權利、義務幾無二致。另一個最容易被忽視的條文是「養子女與本生父母及其親屬間之權利義務,於收養關係存續中停止之。」換句話說,若生父、生母死亡,除非有遺囑,否則養子女無法繼承本身父母的遺產。

一名法官說,要法院定奪家務事,唯一的準則就是依法律走,同志家庭爭取的並非傳統思考的出、收養,而是共同扶養、監護;但即便台灣民調對同性婚姻接受度提升、部分縣市開放同性伴侶註記,只要民法沒修改,伴侶爭取親權仍如緣木求魚。

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理事曾嬿融認為同志伴侶無法行使親權,是法律不公平的對待。記者王宏舜/攝影

台灣同志家庭權益促進會理事曾嬿融認為同志伴侶無法行使親權,是法律不公平的對待。記者王宏舜/攝影


2/2

法務部研擬「同性伴侶法」

蔡英文總統曾公開表態支持多元成家,法務部目前政策傾向訂定「同性伴侶法」,目前也有立委主張修民法,將同性婚姻直接在民法中合法化,法務部10月起在全國舉辦4場公民審議會議,建言都列為立法參考。

法務部在考量社會影響的前提下,已研擬同性伴侶法制的具體條文,法律事務司組研修小組負責辦理公民審議會議,司長鍾瑞蘭表示,公民審議會議目的是希望公民力量參與決策,讓多元意見論展現民主價值。

聯合報/王宏舜、王聖藜報導
聯合報/蕭白雪、吳佩玲、馮士齡、廖珮涵 製作
主圖/報系資料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