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電員工南北徒步串聯小組昨在監察院旁集合抗議電業自由化。記者鄭超文/攝影



財經

自由化無法回頭!電業法闖關 能保供電、電價穩定?

2016/09/20

蔡政府列為優先法案之一的電業法修法,月底前將送進行政院,力拚立法院本會期過關。面對台電員工上街抗議,經濟部能源局主任祕書李君禮強調,電業自由化是打開市場、「還權於民」,與未來電價是否上漲、台電是否民營化無關。

為反對電業法修法,台電員工月初發起「全台南北串連步行活動」,一路從屏東恆春核三廠接力步行,期間因莫蘭蒂颱風來襲,搶修電力中斷,昨天上午抵達監察院及行政院遞交陳情書,指電業法圖利財團,將使電價上漲,呼籲政府懸崖勒馬。

台電員工批 電價將上漲

台電員工指出,電力為單一產品,若國際能源價格飆漲,一般民間發電業可選擇不作虧本生意,但公用售電事業不能不供電,且修法後開放特高壓用戶優先購電,一旦便宜燃料電被「搶完」,民生用戶要承擔比較貴的電價,電價將順勢上漲。

李君禮則表示,電業法修法旨在打破台電一家獨大,讓更多有意加入的業者參與,未來台電分割成「發電」與負責輸、配、售電的「電力網公司」,但台電仍是國營事業,受國營事業管理法規定。

李君禮說,能源局預計本月底要將電業法修法草案送進行政院,力拚本會期送入立法院,但能源局仍在和環保與公民團體,就污染排放、外部成本是否內部化,及新設電廠燃料配比等議題進行討論,「坦白講現在已經有點慢了。」

近兩千位台電員工南北徒步昨在監察院旁會合,高聲抗議行政院力推立院新會期完成電業法修正。記者鄭超文/攝影

近兩千位台電員工南北徒步昨在監察院旁會合,高聲抗議行政院力推立院新會期完成電業法修正。記者鄭超文/攝影


1/3

「自由化非台電民營化」

「如果要民營化,不修法台電還是可以民營化。」李君禮表示,目前僅允許台電經營電力事業,民營電廠只能將電躉售給台電,且輸電網路為台電專用,台電也是消費者唯一購電對象,修法是「還權於民」,民眾可選擇去哪家便利商店買飲料般,自由選擇購電對象。

李君禮說,「電業自由化」不等於「台電民營化」,不會把台電賣給財團,也不影響台電員工既有的權益,且當電業回歸市場機制,「相信台電還是有競爭力的。」

莫蘭蒂颱風橫掃屏東,最多曾造成逾39萬戶無電可用,台電仍持續為民眾修復電力。台電屏東營業處/提供

莫蘭蒂颱風橫掃屏東,最多曾造成逾39萬戶無電可用,台電仍持續為民眾修復電力。台電屏東營業處/提供


2/3

國際燃料對電價影響較大

至於電業自由化後電價是否上漲?李君禮表示,在電價的結構中,燃料成本占了近60%,因國際燃料價格持續走跌,國內近期已連3次調降電價,顯示電價漲跌,與市場制度的變化一點關係都沒有。

李君禮舉例,2012年國內油電雙漲,就是受國際油價大幅上揚影響,因此,即便不修法,假使年底國際燃煤、天然氣價格上揚,明年4月電價勢必看漲。

台電副總經理黃鴻麟(前排右)前晚便至屏東給予第一線維修人員鼓勵。台電屏東營業處/提供

台電副總經理黃鴻麟(前排右)前晚便至屏東給予第一線維修人員鼓勵。台電屏東營業處/提供


3/3

事涉供電穩定 應有配套

不過,電業專家分析,電業法修正討論20年,進入實質執行修法階段,卻是在最近半年內,事涉供電穩定問題,加上電業自由化並非單純切割發售電等體系,包括員工退休金、電業公司龐大資產與債務等,都要有相應配套,急就章通過法案,將影響國家民生經濟。

網路社群核能流言終結者創辦人黃士修則指出,莫蘭蒂颱風侵台,就是對「綜合電業是否真有必要分割」最有力的反思。

黃士修說,按照新版電業法廠網分離的設計,未來這些輸配電系統故障,都是電網經營者的責任。但早在8月2日,能源局於台電大樓舉辦的說明會中,台電就指出,輸配電是一個沒有太多可以賺錢資產的行業。一旦新版電業法通過,輸配電業可能很難維持現有維修人力,未來如何應付天災時搶修,都是重大問題。

有人擔心,未來偏鄉恐因電力輸配線維護不易,且用戶少,一旦發生災害,民營業者會以成本考量,犧牲偏鄉權益;台電員工表示,屆時難不成又要台電來扛「爛攤子」?虧損又算在台電身上。

「啟動自由化就無法回頭」

尤其,電業自由化涉及層面廣泛,「啟動自由化就無法回頭」,該專家建議,政府應多參照國際案例,如日本311地震後,就是先研擬電力市場改革白皮書,待各方面做好準備後才推動。

此外,加州電力自由化改革的失敗案例,台灣更必須引以為鑑。

專家表示,加州在1996年推行電業自由化,實施初期市場一片叫好,但受限環保要求,加上新設民營電廠數量不如預期,發電成本無法合理反映,導致2000年加州電價直線上升,並出現輪流限電危機。

電業專家建議,電業自由化雖是當前全球多國能源政策的發展趨勢,但電力自由化後監理機關該由誰出任?電業切割後,是否將犧牲電業規模經濟和垂直整合經濟?都是政府都應進一步思考。

聯合報/邱莞仁 報導
聯合報/鄒秀明、吳佩玲、須冠達、陳惠珒 製作
主圖/鄭超文 攝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