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然德靠研發與銷售能力行銷全球,執行長馬酷仕說,用永續環保的方式改變人們喝水的習慣,就是BRITA。記者蘇健忠/攝影



產業

BRITA做了什麼 16年沒借過錢 營收竟漲5倍

2016/09/08

行銷全球的德國碧然德(BRITA)濾水壺,創立50年來,已經濾過110億公升的水。每公升水經過BRITA濾水器的碳排放量,只有同容積瓶裝水的1/27。碧然德全球執行長馬酷仕(Markus Hankammer)說,用永續環保的方式改變人們喝水的習慣,就是BRITA。

16年不借錢

2000年開始,碧然德沒有跟銀行借過半毛錢,藉著研發與銷售能力,將濾水壺與MAXTRA濾芯銷售全球,也賺取擴張所需資金;16年來,年營收從1億歐元急速增至近5億歐元。馬酷仕說,若是靠借貸擴張,很可能就得重視短期成效,喪失了企業的核心價值。

馬酷仕是家族的第二代,50年前,他的父親Heinz Hankammer在庭院的梨樹下想到了一個讓汽車電池用水變乾淨,不再堵塞發電系統的點子,於是開發了濾芯,再逐漸發展出家用濾水壺、商用淨水解決方案,以及公眾用水系統,成為德國具代表性的中堅企業(mittelstand)。

馬酷仕大學的畢業論文就是以碧然德股票上市為題,研究讓碧然德從家族企業變成上市公司的可行性。他說,股市融資或銀行借貸,對需要短期內擴張的企業主無疑有非常大的吸引力,但卻很可能因此喪失「企業家精神的自由」。尤其,一旦上市,就必須每個月花時間編財報、與投資人溝通,會減少在企業經營的專注度。

BRITA台灣分公司成立暨新產品發表會。圖/BRITA提供

BRITA台灣分公司成立暨新產品發表會。圖/BRITA提供


1/3

布局亞洲 要建第二個家

馬酷仕指出,碧然德訂下了「征服新水域2020」的新策略,要用永續環保的方式,改變人們喝水的習慣。他分析,生產1公升的瓶裝水,會耗費掉10公升的水,還會產生27倍於BRITA濾水去的碳排放量,且寶特瓶需要400年才能分解,都是非常不環保的使用方式。

馬酷仕表示,亞洲是碧然德目前最重視的市場,尤其對乾淨水的需求相當大。他說,整個歐洲不過4億多人口,亞洲人口是10倍多的規模,因此碧然德已在上海投資設立亞洲第一座高自動化生產線,要「在亞洲建第二個家」。

馬酷仕估計,在征服新水域2020的目標下,台灣分公司的營業額將比現在再成長一倍,是碧然德相當重視的市場。他說,台灣消費者對新事物、新趨勢的接受度高,非常適合作為新產品的試驗場,可以說是新市場的「模範生」。碧然德在歐洲已建立起完整的回收系統與回收廠,將來也考慮優先在台灣設回收廠,讓台灣更環保。

認識碧然德

資料來源/碧然德 製表/黃昭勇 圖/蘇健忠攝影

資料來源/碧然德 製表/黃昭勇 圖/蘇健忠攝影


2/3

對英脫歐 不以為然

馬酷仕對於英國脫歐背後代表的民族主義情緒抬頭,認為這對歐洲與世界的發展是危險的。他說,大家每天都享受歐盟的好處,卻漸漸淡忘了。

碧然德的家用濾水壺在台灣市場占有率超過4成,在全球與3M等品牌競爭,是德國知名的中堅企業。2000年,碧然德的年營收不過1億歐元,快速成長正是受惠歐盟單一市場與歐元區經濟體的擴大。

碧然德在1980年代開始國際化,正好搭上歐盟成型與發展的風潮。「歐洲的任一個國家可以自行旅行,邊境與關稅障礙降低,歐元的使用更減少了匯率的影響,」馬酷仕表示,二次世界大戰以後歐洲往歐盟發展,不論是德國人還是法國人等,都漸漸變成「歐洲人」,消費者只會重視產品的品質,不會去管是哪個國家的產品,讓企業的發展有很大的空間。

馬酷仕對於英國脫歐背後代表的民族主意情緒抬頭,認為這對歐洲與世界的發展是危險的。(路透)

馬酷仕對於英國脫歐背後代表的民族主意情緒抬頭,認為這對歐洲與世界的發展是危險的。(路透)


3/3

憂歐民族主義蔓延

但是在英國脫歐以後,馬酷仕談起最近一次他到倫敦的經驗,從機場到公司短短30分鐘的車程,計程車司機不斷抱怨歐盟,但「其實是在抱怨英國政府的施政」。他說,感受到民族主義的情緒重新在民眾心中燃起,讓他非常憂心。

馬酷仕說,「歐盟化」當然還存在許多要改進的空間,例如邊境與關稅障礙雖然降低了,但歐洲各個國家的產品認證還沒達到可以走遍全歐的一致性標準,商品要賣到歐洲各國,還是要經過不同的認證。他表示,但若民族主義的情緒蔓延,企業的發展空間恐怕會受到影響。

聯合報/黃昭勇 報導
聯合報/黃昭勇、吳佩玲、范晏萍、陳惠津 製作
主圖/蘇健忠 攝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