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大精神科主治醫師高淑芬強調早期治療ADHD很重要,她曾和治療多年的病友一同出面呼籲。圖/報系資料照



健康

寧花100萬讓過動兒上課 就是不看病…

2016/07/04

家有ADHD(注意力不足過動症)孩子的家長,因不想讓孩子吃藥,坊間各式方式,不管有無實證,都不惜一試。國內有團體以「幫助ADHD」之名舉辦相關課程,要價不菲,有單親媽媽花約40萬元帶兒女上課,但孩子課業及人際關係反而更緊張,女兒還因情緒問題一度割腕輕生,直到接受藥物治療,才讓生活重回正軌。

ADHD症狀

注意力缺損:

不注意細節粗心犯錯、無法持續專注力、心不在焉、難以完成指示、忘東忘西、慢吞吞等。

過動:

手腳動來動去、坐不住、跑來跑去、不能安靜地玩、精力旺盛、話太多等。

衝動:

迫不及待回答接話、沒耐心、難以等待輪流、插嘴、打斷干擾別人等。

影響日常功能。

曾希望孩子藉課程克服

單親的陳媽媽表示,她一對兒女被確診ADHD及ADD(注意力缺失症),適逢前夫過世,獨自帶孩子的她手足無措。她聽信ADHD藥物如同安非他命,堅持不讓孩子吃藥,帶孩子參加民間團體舉辦的相關課程,例如「如何學習」、「定位法」、「援助法」等,期望孩子藉課程克服ADHD。

拿了修課證書 卻沒效果

可是1年多下來,她花了近40萬元,和孩子拿了修課證書,卻沒實質效果,女兒還因學業及人際挫折,情緒失控割腕。陳媽媽嚇到後,決定回頭找醫師幫忙。兒女用藥治療半年,成績進步,人際關係也變好,不再被挫折感折磨。兒女至今用藥5年多,狀況維持良好。

醫師表示,ADHD只要及早治療,可改善8到9成。圖為過動症講座吸引許多民眾參與。 圖/報系資料照

醫師表示,ADHD只要及早治療,可改善8到9成。圖為過動症講座吸引許多民眾參與。 圖/報系資料照


1/2

及早治療 可改善8到9成

嘉義長庚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心動協會理事長陳錦宏表示,ADHD孩子是因大腦發展較慢,進而呈現行為問題,但許多家長不認為是病,其實ADHD只要及早給予治療,可改善8到9成,可惜國內就診治療率低。

陳錦宏曾遇過家長聽信網路謠言,誤信藥物是「兒童古柯鹼」,寧願借錢花100萬元讓孩子「上課」而不看病,錯過11歲前的治療黃金期。他說,一旦輕症變重症,就易出現共病症,包括品行變差、反社會人格、易焦慮憂鬱等,最嚴重會因此自殺或具藥酒癮,此時的治療效果只剩2到3成。

1990年已證實是生理疾病

高醫中和紀念醫院精神科主治醫師顏正芳表示,過動症藥物自1955年美國食藥局核准使用,台灣也使用幾十年,並非如民間團體所言是「傷腦傷身的毒藥」,利用民眾恐懼感去販售「心靈成長課程」,令人質疑背後動機。

顏正芳5月底參加「公民人權協會」舉辦、北市府協辦的「家有小悟空」研討會,發現活動推銷號稱能改善ADHD的花精皂、精油、人造磁鐵等無實證的自然療法,憤而投書媒體,直言:「政府補助混亂且怪異的研討會,只會傷害孩子和家長。」

除了顏正芳,在花蓮縣執業的精神科醫師王春惠也在立委蕭美琴的臉書貼文,強調過動症早在1990年就被證實是生理疾病,不應讓醫療專業被抹黑;多位精神科專家紛紛在臉書呼籲,希望傾聽「正受苦於注意力不足過動症的孩子和家庭成員」的聲音,別讓錯誤的觀念影響孩子。

兒少精神醫學會理事長高淑芬說,醫師過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認為家長能判斷是非對錯,但現在認應端正視聽。圖/報系資料照

兒少精神醫學會理事長高淑芬說,醫師過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認為家長能判斷是非對錯,但現在認應端正視聽。圖/報系資料照


2/2

醫界不能再睜隻眼閉隻眼

擔心錯誤觀念影響ADHD孩子的治療與權益, 兒少精神醫學會理事長、台大精神科主治醫師高淑芬這些日子親自拜訪立委。她澄清,ADHD治療以藥物為主、行為治療為輔,且需醫師全面性的綜合評估診斷,若延遲治療,孩子的症狀嚴重度、持續度恐合併其他行為情緒問題,最後愈來愈糟,例如影響未來的工作功能和身心健康。

高淑芬是國內ADHD研究權威,她表示,公民人權協會對抗正規精神醫療,醫師過去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認為家長能從中判斷是非對錯,但該團體最近動作頻頻,必需遏止。她認為,若總統蔡英文強調要建立社會安全網,卻讓民間團體隨便講話後拍拍屁股就走,「安全網根本補不起來。」

「家有小悟空」研討會,號稱以「多元整合」方式改善ADHD,由新北市中醫師公會主辦,但新北市中醫師公會表示,實際主辦人是公民人權協會理事長王聖惠,新北市中醫師公會僅有經費支持。對此,衛福部心口司與食藥署已介入調查,北市社會局則回應,「家有小悟空」研討會因擺攤販售產品,已取消補助。

公民人權協會:只要對孩子有幫助,願提供多元管道

公民人權協會理事長王聖惠表示,她是中醫師,以醫者立場,只要對孩子有幫助,她就願意提供多元管道供民眾選擇。她承認無法控制贊助廠商擺攤販賣產品,但沒有想和精神科醫師對抗,也否認介入國會、影響立委質詢。她說,若精神科醫師能把ADHD治療得好,當然很感謝,但對相關指控不願回應。

聯合報/鄧桂芬 報導
聯合報/魏忻忻、柯永輝、丁淑宜、張淑敏 製作
主圖/報系資料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