願景

八仙1年了 你仍覺得「我不會碰上這種事」嗎?

2016/06/25

去年,同樣守在螢幕前看金曲獎的晚上,八仙樂園彩粉派對的意外快訊,在各家新聞台的跑馬燈炸開來。

499位年輕人的哭喊哀號和皮開肉綻,讓全台灣都痛了起來,「彩粉派對很危險」的概念深植人心,連政府都宣布日後禁辦。

但彩粉派對真的很危險嗎?

其實彩粉趴風險不算高,只要色粉濃度低、民眾距離舞台遠、防範高溫設備,達到其中一個條件,或許悲劇不會發生。

交大土木系副教授單信瑜說,主辦單位「太慷慨」,色粉灑到瘋掉,加上場地在半封閉泳池內,其避難動線一塌糊塗,逃生及後送不及格,活動的事前、事中、事後都出錯。

換句話說,危險的不是「彩粉」,而是不當使用彩粉、又沒做好安全規劃和風險管理的「人」,這是台灣長期以來的公共安全問題。

樂觀偏見讓人以為只要平常燒香拜佛,就不會遇到倒楣事。記者楊萬雲/攝影

樂觀偏見讓人以為只要平常燒香拜佛,就不會遇到倒楣事。記者楊萬雲/攝影


1/3

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台灣是低估風險王國

「不會發生在我身上」這種「低估風險」的價值觀,充分暴露在八仙事件中,後果卻是「難以承受之重」。

單信瑜指出,台灣普遍存在兩種偏見:

1.樂觀偏見:預期災害不會發生在自己身上,相信「因果報應」論,只要平常燒香拜佛,就不會遇到倒楣事,企業老闆自認熱心公益,所以辦活動不會發生地震。

2.正常化偏見:輕忽災害的嚴重性,認為「看多了沒什麼」,自覺有能力處理。

他分析,這兩種偏見根深蒂固在台灣社會,人們過度高估面對災害的應變能力,過度低估災害發生的機會與嚴重性,以致「沒有風險意識」。

政府最愛為安全「掛保證」也是問題。「例如告訴民眾經核發證照的營業場所安全無虞,做了防洪工程絕不會淹水。」單信瑜說,政府從來不「嚇」你,卻形同反向操作風險意識,灌輸民眾錯誤觀念,「因為我叫你安心了,你就不會刁難我!」

在八仙事件現場若身上著火,應站定、摀臉、不要跑。圖/願景工作室特約插畫師Emily

在八仙事件現場若身上著火,應站定、摀臉、不要跑。圖/願景工作室特約插畫師Emily


2/3

民眾沒有安全觀念 應變錯誤最可怕

除了政府和企業,民眾對於自身安全和風險控管也該有所掌握。

舉例來說:「假如在八仙火災的現場身上著火,該逃跑嗎?」

若答案為「是」,代表你的應變觀念錯誤。

消防署災害管理組前組長林金宏說:

一般身上起火應「停躺滾」滅火,但八仙狀況不同,最佳作法是摀臉站定別跑,因為跑動會揚起粉塵、使火勢擴大,而摀臉可保護臉部及避免吸入灼熱空氣,一旦吸入死亡機率會增加17倍。

他回憶,八仙事發後問了10人、9人都說要跑,顯示我國安全教育不足,「若民眾養成安全觀念,自然可要求、督促主辦單位盡責。」

參加大型活動前,建議先評估風險再決定是否參加,為自己的安全負責。記者余承翰/攝影

參加大型活動前,建議先評估風險再決定是否參加,為自己的安全負責。記者余承翰/攝影


3/3

請為自己的安全負責

再來一題:「若要參加大型活動前,你會怎麼準備?」

林金宏試問,「若你腦海一片空白,代表完全沒有安全觀念!」

再以八仙彩粉趴為例,若時光倒流,林金宏會找孩子討論,列出踩踏、吸入粉塵、火災等風險,接著思考站在哪裡比較安全?穿拖鞋或球鞋?戴口罩或護目鏡?是否遠離有人抽煙的火災風險區?

林金宏分析,台灣的安全教育產生兩極化現象,對活動的態度不是「很危險不要參加」,就是「出事不會怎麼樣,反正日子還是要過,所以照樣參加」,他想問,還有沒有別的解決方法?

「有安全疑慮時不該斬草除根,應思考怎麼做好準備。」林金宏感嘆,台灣探討防災永遠在談公部門的責任,鮮少觸及民眾應負的責任,「其實你要為自己的安全負責!」

八仙事件一周年,聯合報系願景工程推出「八仙省思」系列專題,檢討國內大型活動公安問題。(見延伸閱讀連結)

明天將帶讀者繼續探討台灣的「究責文化」會帶來什麼問題,並借鏡國外,觀察其他國家如何辦一場狂歡和安全兼具的活動。

聯合報/李奕昕、陳皓嬿 報導
聯合報/陳皓嬿、黃信璁、柯永輝、葉名軒、何惠華 製作
主圖/聯合報系願景工作室提供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