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

小心下個會是你? 美國「下流老人」遽增

日本開始正視「下流老人」問題,美國則開始注意到他們的遊民有年齡愈來愈大的現象,紐約時報報導,遊民高齡化將成美國社會服務機構與政府的嚴峻挑戰,尤其美國一些地方政府早已因鬧窮而在開支上捉襟見肘。

日本「下流老人」的定義是「無法正常度日、被迫過『下流(中下階層)』貧困生活的高齡者」。日本社會學家藤田孝典在他的「下流老人」一書中,估計日本時下約有600到700萬「下流老人」,若不正視,未來將高達1億人。

58歲的街民拉卡有酗酒問題,靠在洛杉磯貧民窟一家打烊商店的鐵門上睡覺。(美聯社)

58歲的街民拉卡有酗酒問題,靠在洛杉磯貧民窟一家打烊商店的鐵門上睡覺。(美聯社)


1/4

美國的遊民,根據2014年統計,50歲以上者多達30.6萬人,較2007年多出20%,占全美遊民人口31%。18到30歲的遊民雖見增加,但未暴增,占遊民人口24%。這些人成年時,恰好遇上經濟衰退,許多原是寄養、蹺家或受虐兒童。

不過,遊民愈來愈高齡才是社會服務與政府的大難題。分析家指出,許多老遊民流落街頭將近一個世代,他們來歷複雜,從監獄到心理衛生診所,再到勒戒中心,再重回街頭。另有些老遊民是新加入或被迫加入的人,在別人大談享老福時,他們因最新的不景氣而被炒魷魚。有些領固定薪水的人,因繳不起房租淪為遊民。

亞歷桑納州土桑的警察勸1名女遊民搬離街道,這名女遊民已在人行道上紮營居住數周。(路透)

亞歷桑納州土桑的警察勸1名女遊民搬離街道,這名女遊民已在人行道上紮營居住數周。(路透)


2/4

「愈老愈覺得辛苦」

在洛杉磯的貧民窟,一些街友弓著身、顫巍巍扶著手杖、助走器,或是坐在破舊的輪椅上,穿越貧民窟髒汙的睡袋、東倒西歪的帳篷和成堆的垃圾。即使已是春暖花開時節,他們還是一身破爛冬衣在街頭徘徊,為身上的老人病煩心,以及擔心沒有子女在側,如何迎接死亡的到來。

65歲的希瓦斯有酗酒問題,2001年丟了肉品包裝工作後失業至今。他說:「愈老愈覺得辛苦。」我得坐輪椅,之前癲癇發作,住進療養院兩個月。

56歲的紐奧良遊民賽門在一條高速公路下,和記者大談他的對抗寒流之道。(美聯社)

56歲的紐奧良遊民賽門在一條高速公路下,和記者大談他的對抗寒流之道。(美聯社)


3/4

貧民窟 另一種現實世界

60歲的艾隆兩年前離婚來到洛杉磯,兩周內弄丟了皮夾和所有證件,至今找不到工作。他說:「我是第一次當街友,所以還在學習中。貧民窟是另一個世界。」

70歲的席薇雅最初住在加州蘭開斯特,5年前付不出租金,被房東趕出。她先露宿街頭,後來投靠女兒,但1年前,不願干擾3個子女生活的她,跑到洛杉磯貧民窟以一個遊民中心為家,但中心告訴她,她的收容時間將屆。她說:

貧民窟很悲哀,你得住在這裡,才知道有多麼悲哀。

55歲街民瑪格麗特.瓦里克躺在慈善組織「午夜使命」室外庭院的座椅上。她說她都是在這裡過夜。(美聯社)

55歲街民瑪格麗特.瓦里克躺在慈善組織「午夜使命」室外庭院的座椅上。她說她都是在這裡過夜。(美聯社)


4/4

遊民計畫 要想到高齡化

其實,全美的遊民人口2014到2015年平均下降了2%,鳳凰城和拉斯維加斯更宣稱已完全消滅退伍軍人遊民,但一些大城市如洛杉磯、紐約、檀香山、舊金山因房價、租金高漲等因素導致遊民增加。

南加大社工學院助理教授亨伍德說:「為嬰兒潮年代設計的遊民計畫,都是為解決一些長期問題,如心理衛生、藥物濫用,全與街民高齡化無關,這是遊民待遇未來將面臨的最大問題。」

聯合報/王麗娟 報導
聯合報/李承宇、王又立、陳惠珒 製作
主圖/美聯社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