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

台灣綜藝「不補助 恐怕最後一點生機都沒了」

政府要援助台灣影視產業,對綜藝圈來說,是天降甘霖,還是杯水車薪?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今年補助綜藝節目日前先開放討論,再決定如何援助,但與會者不過十多人,沒有電視台高層,少有製作單位人員,如何救?補助到什麼程度?都是問題。

張小燕「女王的密室」曾獲文化部資金挹注。圖/摘自臉書

張小燕「女王的密室」曾獲文化部資金挹注。圖/摘自臉書


1/2

補助「元味好生活」 行銷到香港

綜藝節目受到文化部以資金挹注是這兩年的事,第一年兩個節目拿到補助,一是張小燕的「女王的密室」,二是姚元浩的「元味好生活」,「女王」開創新節目的IP、「元味」行銷到香港,效果都不錯。

去年,詹仁雄以「幹員任務」拿到450萬補助卻棄標,詹姆士的「詹姆士棒der live show」也不玩了,另一個拿到標案的製作人薛聖棻坦言今年不再參與投標,「我先把目前手上有的資源節目做好比較重要,標案就留給別人吧!」

許效舜訪茶鄉 被嫌「不夠好笑」

許效舜探訪茶鄉的外景人文節目「寶島茗人堂」獲得200萬補助,拍好帶給文化部的人看,卻獲「怎不夠笑?」「應該幽默一點」的回應,據說許效舜一度氣到想退回補助,乾脆全額自己處理,他說,「溝通多次後補了內容,最後沒問題了。」

許效舜帶著一批新人子弟兵要建立自己的工作團隊拍節目,希望從文化局得到金援,為了延續做節目的精神,他都忍下來了。許效舜說:

之後當然還是想辦法參與,但拿到補助款,只是一件事的1/4,此外還得找人拍,找平台播,想辦法宣傳,都是問題。

因為不景氣,有想法卻沒資源的單位眾多,政府有美意金援綜藝圈,應該會有許多人湧上門爭取,但結果不然,是否在整個結構鍊上觀念不同出了問題?而拿到錢之後如何運用?把錢花在刀口上才是要務。

座談會冷清 官員 「要失望也是我失望」

針對製作圈的抱怨,文化部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局長張崇仁坦言,政府補助綜藝節目的預算實在有限,「跟業者的期望值有落差」。為了把錢花在刀口上,今年會改成重點補助、強調「量少質精」,不會雨露均霑。此外會在補助辦法上列出補助金額的上限與下限,讓業者申請時有心理準備。

文化部今年第三度補助綜藝節目。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上周舉行綜藝節目諮詢座談會,邀請業者參加。影視及流行音樂產業局廣播電視組組長陳淑滿表示,座談會發函廣邀各電視公司與製作公司參加,希望聽取大家的意見改進補助方式,到場者卻不多,「要失望也應該是我失望。」她希望大家若對補助方式有意見,可踴躍參與座談會,讓政府聽到業界的聲音。

談到許效舜將節目帶拿給評審委員看,遭到「應該幽默一點」的評語,讓他感到受傷。陳淑滿指出,這些評語只是部分評審委員對許效舜的「期許」,並不影響節目的驗收與後續製作。據她了解,事後評委也跟許效舜溝通,表示若讓他受傷感到抱歉。

為了「寶島茗人堂」,許效舜辛苦四處上山找好茶。圖/寶島茗人堂臉書

為了「寶島茗人堂」,許效舜辛苦四處上山找好茶。圖/寶島茗人堂臉書


2/2

文化部:補助綜藝節目 韓國也不做

一位不具名的文化部官員表示,政府補助綜藝節目,是吃力不討好、治標不治本的作法;因為綜藝節目的創意無法評鑑,偏偏補助又得要有評鑑機制。

文化部曾到南韓考察,發現南韓政府是把資金放在人才培育和鼓勵創投上,幾乎不會拿錢補助綜藝節目。

但台灣目前大環境不景氣,政府若不補助綜藝節目,恐怕連最後一點生機都沒了。但長期的文化政策,還是應該擺在大環境和人才的培育上。

聯合報/葉君遠、陳宛茜 報導
聯合報/柯永輝、宋建璋、陳怡蒨 製作
主圖/寶島茗人堂臉書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