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治

許雪姬:當對立不再 白色恐怖史料才宜公開

憲兵強搜民宅事件,引爆全國對開放白色恐怖史料檔案「轉型正義」的討論。研究二二八數十年的中研院台史所研究員許雪姬認為,台灣現階段仍瀰漫對立、仇恨的社會氛圍,貿然開放史料並不適宜。

她建議,政府應成立專門研究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史料的獨立小組,讓學者專職專注地解讀這些「機密」檔案。只有當民眾能理解那個時代的社會條件與人的處境,公開史料才不會再度撕裂台灣,過去的傷口也才能癒合。

向「再生.com 」買史料 捲入風波

許雪姬因為曾向網拍公司「再生.com 」胡姓負責人購買史料,捲入這場風波。她還原當時狀況,2008年的2月27日,她得知這位胡姓負責人正在兜售228史料,並在網上公布部分內容。她親自看了這批兩千多頁的史料後,發現其中的「頂」字簽名,是當時保密局台灣站站長張頂立的簽字,確定其為真品。

對方開價千萬 殺到300萬

當時胡姓負責人開價1000萬,「我擔心這批史料被大陸或日本買走,告訴他給我半個月,我去籌錢。」許雪姬找來助理幫她「殺」到300 萬,而台史所剛好有筆購買古籍的經費,她獲院方支持買下這批史料。

許雪姬表示,中研院從未編列專門預算買二二八或白色恐怖史料。而她從胡姓商人手中購得的這筆史料,3/5是二二八史料,2/5是白色恐怖史料。

情治人員 帶機密史料回家

買下史料前,許雪姬曾透過胡姓負責人與回收業者,了解史料為何流落民間。原來這批史料是曾任職台北市調查局(保密局台灣站)的一名情治人員所擁有,過世後家人將包括這批史料在內的遺物,整批賣給回收業者,業者再轉賣給「識貨」的胡姓負責人。

許雪姬研判,這位情治人員應是離職時將保管的檔案帶回家,家人也不明白這批史料的重要性。此事暴露相關單位缺乏戒心,「沒有一套完善的檔案資料管理」;與其追究買賣檔案的民眾,更應追究檔案保管單位的輕忽。

這批史料包括基層情治人員呈給上級的工作報告、跟監滲透紀錄、以及「匪諜」清冊。史料中有告密者、加害人的名字、或是情治人員對跟受害者的的不實描述。

許雪姬認為,這些史料若要全面開放,必須經過學者解讀、判定真實性,並還原當時的社會背景、情治單位的工作方式。否則讓不了解歷史的民眾讀到,會引起不當猜測,造成受害者家屬的二度傷害。如在檔案中被形容為「魚肉良民」的蔡丁贊,其實是深受鄉里好評的醫師。

二二八歷史對台灣社會,也是一道需要縫合的傷口。 報系資料照

二二八歷史對台灣社會,也是一道需要縫合的傷口。 報系資料照


1/1

台美社會氛圍不同 我容忍度不足

美國規定,期滿20年的機密文件必須進行解密檢查,盡可能地向公眾開放;若期滿20年仍不能開放,期滿30年便自動解密,必須開放。

「台灣和美國社會氛圍不一樣,台灣對真相還無法全盤接受。」許雪姬認為,台灣社會現階段仍未擺脫對立、仇恨的泥沼,貿然開放未經學者解讀的檔案,只會撕裂尚未癒合的傷口。她贊成開放史料、公布真相,「但必須在社會的容忍度之下,一步步慢慢公開,20年、幾十年都可以等。」

台史所購得這批史料後,便將史料收藏於台史所檔案館,隔年(2009)的二二八前夕舉辦史料展公開這批史料,不少受害者家屬與總統馬英九都前往參觀。

許雪姬指出,對這批史料有興趣者,可向中研院申請閱覽。然而之前向立委申訴無法看到史料的受難者家屬,從來未向中研院申請調閱檔案。

速度太慢? 「史料解讀急不得」

遭政論節目質疑研究史料、出書「速度太慢」,許雪姬表示,史料解讀「急不得」。尤其白色恐怖時代橫跨的時間、受害者人數、受刑的慘烈,都較二二八事件龐大而複雜。

「台灣應成立獨立中立、專門研究二二八、白色恐怖史料的研究小組,讓研究人員專注、長時間研究台灣的傷痛歷史。」許雪姬指出,過去太多二二八、白恐研究計畫專注於口述歷史,「現在應是結合口述歷史和機密文件一起研究的時候」。

聯合報/陳宛茜 報導
聯合報/李承宇、王又立、蔡欣潔 製作
主圖/報系資料照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