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龍應台的作文課

「寫一篇說明文,教外星人用湯匙開罐頭。」龍應台16日到屏東獻出「作文課處女秀」,希望帶給偏鄉孩子更多人文浸潤,開啟對文字的想像和感動。

透過「龍老師」3小時的生動教學,36位小朋友從害羞沈默到暢所欲言,「原來作文課這麼好玩。」

台灣好基金會「潮書院」 從小學教育為起點

台灣好基金會歷經1年籌備,11月下旬在屏東潮州成立辦公室,以小學教育為起點,希望能為潮州孩子們,帶進更多文化教育的資源。

更策畫「潮書院」,邀請各領域學者專家,走進潮州,帶動思潮。

首場,「龍應台的作文課」由龍應台為四林、潮東、潮南國小共36位高年級學生開講,3校的校長、老師也前來聽課。

龍應台(左5)、台灣好基金會董事長柯文昌(左6)和國小師生們合影。記者馮靖惠/攝影

龍應台(左5)、台灣好基金會董事長柯文昌(左6)和國小師生們合影。記者馮靖惠/攝影


1/2

龍應台:我的眼光從未離開過鄉下

龍應台說,她也是鄉下小孩,因為父親是鄉下警察,每3年要換一個村子,她小學就讀過3間,「親身感受過城鄉差距。」因為母親住潮州,過去10多年,她每2周一定回到潮州,「我也是潮州人。」

「看一個國家多進步,要看下水道。」龍應台說,不論是作家或文化政策執行者,「我的眼光從未離開過鄉下。」她走遍全世界發現,要看一個國家是否進步,不能看城市,要看的是「鄉鎮」,看地下管線、汙水怎麼排出,「當鄉村很成熟,就代表這個國家的進步是真的。」

偏鄉小學才是國力所在

「文字是所有人文素養的根本,也是開啟文化的鑰匙。」龍應台說,希望藉由作文課,激起孩子對文字的熱情,更要鼓勵在小鎮努力的校長和老師,「偏鄉小學才是一個國家真正的國力所在。」

為了教作文課,龍應台花了很多時間「做功課」,比較現在六年級國語課各版本教科書和40年前她小時候的國語課本,「我很訝異現在的國語課本選題活潑多元,文字也不幼稚。」回頭看她六年級時的課本,也不如想像中的充斥政教宣傳。

「龍應台的作文課」很特別,她先放一段「用湯匙開罐頭」的英文影片,再讓小朋友花10分鐘分組討論,每人寫一篇說明文,目的是讓「外星人」照著文字描述跟著做。小學生都覺得好難,紛紛向龍老師「求救」。之後,她把文章朗誦出來,讓大家討論。面對鴉雀無聲的小朋友,龍應台說,「你們不回答,我會很受傷」,鼓勵孩子踴躍發言。

龍應台為3所偏鄉小學的高年級學生上作文課,希望開啟孩子對文字的想像和感動。記者馮靖惠/攝影

龍應台為3所偏鄉小學的高年級學生上作文課,希望開啟孩子對文字的想像和感動。記者馮靖惠/攝影


2/2

作文不只是寫字 也是思考、互動

龍應台說,說明文的重點是名詞、動詞要「百分百精準」描述,邏輯清楚,讓讀者徹底了解。她舉例,湯匙的大小、材料都要界定,邊緣指的是內緣還外緣,「扯」、「扯開」和「扯掉」之間存在著動作和速度的差異,「要寫好一篇作文,觀察很重要。」

她笑說,「外星人餓死了也打不開,因為孩子的文字都不夠精準。」

龍應台發現,偏鄉孩子不習慣「討論文化」,但她強調,作文不只是寫字,也是思考、互動,產生共識,「作文課其實是公民課。」

作文課不再古板、無聊 

四林國小五年級學生王宜萱說,以前作文課很古板、無聊,龍老師上課很生動活潑,也學會如何描述事情,已經深深愛上寫作文了。

潮南國小六年級學生蘇苙閎說,以前覺得作文老師很嚴肅,有點排斥寫作文,上過龍老師的課後,未來寫作文會更顧慮細節,「把我們的作文當眾講解很不錯。」大家一起找出矛盾,很好玩,讓寫作文不再只是一個人的事。

聯合報/馮靖惠 報導
聯合報/林新輝、唐元元、蘇士堯 製作
主圖/馮靖惠 攝影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