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會

打獵孝親明入獄 布農獵人盼提非常上訴

打獵孝子明入監 原權團體抗議

台東布農族獵人王光祿(Talum),為孝親持撿拾來的獵槍上山打獵觸法,他以行使原住民傳統文化的狩獵權抗辯,但仍遭判處3年6月徒刑定讞。王光祿在發監服刑前夕,上午在學界、社運等團體的聲援下,前往最高檢察署緊急遞狀,強調「獵人非罪人」,期盼檢察總長顏大和能為他提出非常上訴,並暫緩入監。

違反槍砲條例、動保法 判刑3年6月

王光祿兩年前因九旬母親身體不好,不習慣吃山下的肉,想吃「真正的肉」,也就是山上的動物,王持拾來的獵槍到部落後方獵到一隻山羊、一隻山羌,但被當地警方逮捕,接受司法偵審,被依違反野生動物保育法、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判刑,合併執行3年6月徒刑。

王光祿(中)因狩獵而被判刑,明天將入獄,他不敢告訴94歲老母親,怕她無法承受。記者李蕙君/攝影

王光祿(中)因狩獵而被判刑,明天將入獄,他不敢告訴94歲老母親,怕她無法承受。記者李蕙君/攝影


1/2

撿來的槍 非原住民打獵土造槍

王光祿撿拾土造長槍,觸槍砲彈藥刀械管制條例遭起訴,但根據槍砲條例第20條第1項規定,原住民未經許可,製造、運輸或持有自製的獵槍,若是供作生活工具之用者,處2000元以上2萬元以下罰鍰,不適用刑罰之規定。

換言之,如果原住民打獵的槍枝,未經許可,頂多只會罰錢,不會被判刑。但問題關鍵在於這把槍的來源,並非是原住民打獵的土造槍,而是在山裡的河床上撿來的槍。同時此案衍生的野生動物保育法問題,在「非傳統祭儀期間」狩獵保育類動物,也成了王光祿被追究刑責的問題關鍵之一。

不同見解 排灣族男子自製獵槍不罰

王光祿上山狩獵,到底是錯殺保育類的台灣長鬃山羊與山羌,還是有意獵殺保育類野生動物?事涉個案的問題,且司法實務上見解標準也不一。在司法偵審的個案上,曾有一名排灣族蔡姓男子自製獵槍,因槍枝規格優於內政部規定,高雄高分院判他2年8月徒刑,但最後最高法院從原住民傳統生活習俗,且為狩獵所自製的獵槍都不罰的見解,改判蔡男無罪定讞。

布農族獵人王光祿(前排中)上午在族人及律師聲援下於最高檢察署門口燃起狼煙,盼檢察總長為他提起非常上訴,並暫緩其入監執行。記者侯永全/攝影

布農族獵人王光祿(前排中)上午在族人及律師聲援下於最高檢察署門口燃起狼煙,盼檢察總長為他提起非常上訴,並暫緩其入監執行。記者侯永全/攝影


2/2

聲援王光祿的團體上午陳情時高喊「獵槍要除罪!獵人要回家!」在最高檢大門口升起象徵求救訊號的狼煙,希望祖靈和各界救救王光祿,提交2000多人聲援的連署書,已有90多個原民、人權、學者團體加入連署。基督長老教會牧師歐蜜偉浪表示,如果王光祿入監,將動員原住民持續抗議、控訴,讓中華民國更重視人權。

聯合晚報/董介白、楊正海 報導
聯合晚報/邱菀苓、林育如、聯合報/王秀琳 製作
主圖/記者侯永全 攝影

延伸閱讀